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公司混血小妹
公司混血小妹

公司混血小妹

*********


  晚生名枫生,洋名Franky,故名出生於枫叶国。自孩童落地以来生长於家乡台北,第一次回「国」是十六岁之时,我可算是第一批为了将来,父母想尽办法把孩子台藉外生的婴儿。隔了近十年我又再重回台出生地,这里不在牛城或其他北美城市找工作都不容易,还好当年在竹科捞了一笔,身边有个钱,生治尚不愁。我先找到一个PartTime短工,在一间公司文件部收发文件、信件,每天轻松工作数小时,在公司和同事闲聊,远比一个人在家待业好。


  当中接电话的有个叫凯萨琳(Kathleen)的女孩,此妹样子看来是越南或泰国血统,姓是洋姓,很可能是个混血儿。凯萨琳样子清甜,笑起来长两个酒窝,甚得我欢心。她身型十分娇小,身高约五尺,和曾志伟差不多高,一百磅可能不到,整个人看来好像可以一手握着一样。玲珑的身段教我春心荡漾,每天送信经过她那里都要特意向她聊上几句才可。


  从而得知她是大学生,现在暑假来兼职到八月底。这样看来她今年只有二十来岁,样子只有十六、七岁。加拿大人蛇混杂甚麽人都有,以我的经验,东方人来说,中港台三地的妞最不好玩,最难上。小日本的妞很难上,除非你是洋肠,可以说要多少有多少。菲越泰的最好玩,也最容易上。


  越妞又以中越混或法越混的最好,像凯萨琳这种土生洋越混血妞是上上货。


  我以前读书时玩过几个泰越妞,到现在还回味无穷,以後再和大家讲述我以前打越战、泰拳的事迹。每次和凯萨琳聊天,看到她的樱桃小嘴,都让我幻想有天她把我含住是何等快活。


  终於一天机会到了,她说想买一台电脑开学後用。这可是个黄金机会,组装电脑是我们的国技,我马上跳出来说包在我身上,保证可以给她一台又便宜又快的电脑,还可以送她一堆Win2K,Corel,Linux,有的没的,有用的没用的,她听都没听过的宝岛名产——原烧泡面。


  她听了说好,我们下班便一起去买。牛城也有像光华那样的卖场,东西买齐後,我们到我家看我表演组装神技。说起来现在组装比以前容易多了,一块主机板上面有只差没有CPU和RAM。我先请她喝啤酒,土生妞大多会喝,组装完後她快喝了两瓶。之後是等晕倒的二千安装,我们先到客厅看电视,让电脑自己慢慢装。


  我拿出泡妞第一武器——草。这里人年少时多少都有吸过草,草这东西多有多吸,少有少吸。周末假期想要High一High,吸些草如吸烟般很平常。我自己先吸一支,再给凯萨琳卷一支,草会令男人不举,所以我那支是清淡,而卷给凯萨琳那支当然是加料的ExtraStrength。在草和酒精的混合刺激下,凯萨琳表演得有点High,不时大声说笑,满脸通红。


  她在沙发找到了一张VCD,问我那是甚麽片子,我说那是《AmoviefromJapan》,罕有的青沼拍的A片。我把VCD放给她看,大电视上出现青沼和一个男人接吻镜头,电视不断传出「啜啜」的接吻声和青沼的呻吟声。凯萨琳看得入神,我可以想像她现时心跳加速,没有放过这黄金机会,我扑上前抱着她,亲她小嘴,我把舌头伸进去挑逗她的舌,再把她的小舌引出来用嘴唇夹住。


  电视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男演员正在吸啜青沼的乳头,我把凯萨琳的T恤扯高,并解开她白色的胸罩,学A片男演员一手捏她的乳头,一手吸啜她另一个乳头。凯萨琳和青沼的身材差不多,大家都是娇小玲珑,小但很可爱的乳房。


  乳房小的女人对乳房最敏感,因为神经线比较接近乳头,能直接受到刺激。我两边乳房轮流吸啜和搓捏,把凯萨琳弄得死来活去,扭曲胴体。打铁要趁热,我乘机把她身上衣服脱光,中指深入她的深渊。


  细窄的入口连手指都夹得有点痛,我不能想像待会棍插时的感受。她人小阴道短,中指有时已可直捣花心。撩了不久,她的阴道水道渠成,同时男演员也骑上青沼身上干起她来。我飞快


  进凯萨琳的洞里。


  果然不出所料,洞口十分窄,还好我先把她弄湿,不然插入会有困难。


  越南妞比其他东方女性有四绝∶皮肤滑、腰细、屁股挺和洞窄。凯萨琳的洞有如橡皮圈,紧紧把我夹着,整根大炮抽出插入都被阴道包围着。


  我的大炮可以直抵她的花心,我炮炮尽入,把她轰得「哇哇」大叫。同样电视上传来青沼幸苦被干的呻吟声,屋内充满这两股少女的春浪叫声,分不出谁是谁的叫声。叫床是种国际语言,不论国藉,叫床声都差不多。


  我把凯萨琳细小的身躯抱紧,享受她全身幼嫩的肌肤,一面和她热吻,一面炮轰她的窄洞。回来牛城很久没有碰过女人,这次是久逢甘露,还好有之前少量的草让我阳具反应有些迟钝,不然现在必然已经爆浆在凯萨琳洞内。


  我咬紧牙根不停抽插,到後来凯萨琳的叫声越来越大,还不停说∶「Oh!


  Franky,Please!Franky,Please!「我感到尽头已近,不停地插,但我还是死忍,我不能比A片中的男主角早完事,要比他久。我死命地把呼之欲出的精液扣住,直到男主角纵身从青沼洞内抽出阳具,并把白色的精液洒在青沼身上,我才忍不住在凯萨琳体内爆发出亿万宝贵精虫。


  身心疲累,我人像一条死蛇。凯萨琳抱着我,给予我一个长长的热吻,道∶「Thisiswonderful,you' regreat!Franky。」


  国外长大的女孩就是不一样,性观念开放很多,做爱如运动,大家都是寻开心,没有谁玩谁的观念,只要弄得她们Happy,给你发一炮又如何。那晚我们看了另一支金泽文子的VCD,照着片中所做,我享受了另一次更激情的性爱。


  之後凯萨琳暑假後没有做了,我也辞职再回去大学念书,因为念书跟政府拿的钱和工作一样多。我们相约以後在大学见,希望有机缘再和她玩一次。


  【完】